<u id="yym8y"></u>
    1. <dd id="yym8y"><optgroup id="yym8y"></optgroup></dd>

          <big id="yym8y"></big>

          ×

          繩藝小說

          女俠們武器掉落一地 人也摔在了地上 捆仙索動作不停 依舊在捆綁著她們的全身

          don don 發表于2021-11-26 08:24:31 瀏覽5908 評論1

          1人參與發表評論

          魔教中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這是李沖對魔教的看法。

          現在的李沖,完全是孑然一身,不忠于朝廷,不加入任何組織。

          他完完全全就是個自由人,既然碰到了魔教,那就索性讓它飛灰湮滅。

          當天晚上,李沖自然是抱著季語嫣入睡的。

          ★[國產]精品捆綁調教視頻 點此購買

          可憐季語嫣,在自己的地盤,自己的房間,卻被自己生平最看不起的男性抱著入睡,關鍵是,自己的手下還都在外面,并且還要給李沖下跪!

          真的是這輩子都沒這么慘過……

          到了第二天,季語嫣是被下面的感覺叫醒的。

          李沖又啟動了那個東西!

          季語嫣一睜開眼,就痛苦嚎叫了起來,但奈何嘴巴依舊被死死讀者,兩邊腮幫子都有些疼了,口水流了滿滿一枕頭。

          以前,季語嫣還沒有這種感覺,但現在看到這里是自己曾經的房間,卻被李沖禍害成這個樣子,季語嫣就恨不得殺了他。

          這時季語嫣才注意到,李沖不在房內。

          不知道他去哪了,被捆綁著全身的季語嫣,只能忍受著下面的折磨,等待李沖回來。

          ……

          李沖一大早就緊急召開了會議。

          目的很明確,他要做教主!

          魔教中人一個個恨不得當場殺了他!

          做教主?他憑什么?!

          就憑那個令牌?

          現在季語嫣已經死了,理因由魔教自己選出一個新的教主,李沖算什么東西了!

          她們一個個群情激昂,大叫著讓李沖滾下來,要不是看在他昨天確實幫了她們的份兒上,她們早就把他大卸八塊了。

          尤其是元香,雖然她真的認為原仟雪殺了季語嫣,但以前二人好歹也是朋友,昨天晚上被李沖放進了男人堆里,可想而知現在會變成什么樣,元香都不敢過去查看。

          “你憑什么?教主的令牌是屬于我們魔教的,就算她不在了,理因由我們自己選出新的教主,你算個什么東西?”元香覺得,她能忍到現在不動手,已經很客氣了。

          “就是啊,你憑什么?”

          “你算個什么東西!”

          “一個男人,也妄想做魔教教主,你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那個狗樣!”

          ……

          魔教數萬人,皆在痛罵著李沖。

          若是以前,李沖非當場嚇尿不可,但經歷過許多事的他,早已今非昔比。

          對面,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要了李沖的命,而李沖竟然罕見地發了火,憤怒地拍打著桌子:“都給我閉嘴!閉嘴閉嘴閉嘴!”

          人們安靜了下來,但還是狠狠瞪著李沖。

          “為什么我要做教主?如果不是我的話,昨天你們的魔教就沒了!就被那個殺害季語嫣的兇手奪得教主的位子了!”

          李沖暴跳如雷,怒吼著這句話。

          “好啊,我可以不做教主,令牌也可以還給你們……但你們太讓我失望了,我昨天就不應該救你們!”

          這番話,根本不足以觸動元香,但也確確實實觸動到了不少人。

          元香本想今天一早就誅殺李沖,但現在李沖這么一番話說出來,魔教中不少人都有些偏向李沖了。

          即便魔教再怎么心狠手辣,一些江湖道義還是需要講的。

          人家昨天才幫了魔教一個大忙,第二天就被魔教的人[不可描述]在這里,確實說不過去。

          魔教向來不看重名聲,但不看重歸不看重,該做的事還是需要做的。

          元香身邊,站著昨晚一起“密謀”過的幾人,那幾人此刻便焦急地問道:“元香,怎么辦?大家雖然很氣,但應該不會殺他,我們直接殺了他,恐怕會……”

          元香沒有理她,而是繼續看著李沖說道:“昨天的事,謝謝你,你想要什么,盡管提出來,但是教主之位,想都別想?!?/p>

          李沖忍不住笑了起來:“我發現一個問題啊,從我昨天來到這里開始,你就一直跟我作對……即便我手中拿著季語嫣的令牌,你都要跟我唱反調?你會不會跟原仟雪是一伙的?”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元香。

          元香被氣的臉紅脖子粗:“放你媽的屁!”

          “難道不是?”李沖也怒了:“昨天我明明已經亮出了令牌,你卻沒有下跪,后來我告訴你們事情的真相,只有你還相信那個原仟雪,昨天晚上還跑來我的房間給原仟雪求情,你敢不承認?”

          這些事元香確實做過,眾人知道前兩個,但不知道最后一個,元香也沒打算告訴她們……

          因為在魔教,叛徒的下場一定會很凄慘,有人求情,那那個求情的人,也會受到牽連。

          元香知道李沖不懂這條規矩,所以昨天晚上才敢去幫原仟雪求情的。

          沒想到,現在李沖這么直白的說了出來。

          眾人立馬把矛頭對準了元香……

          盡管她們誰也不想讓李沖做教主,但不可否認的是,李沖確實是在幫助魔教,昨天他說原仟雪殺了季語嫣,他說的沒錯,所以這件事,她們沒有理由不相信。

          “元香,你解釋一下!”一些人立馬對元香開炮,甚至有人還拔出了劍。

          “我昨天是因為……”元香急了:“我以前跟原仟雪的關系也不錯,就算她反水,哪怕直接殺了她我都不會有半句怨言,可她被扔進了那個地方,我怎么可能看得下去!”

          “可是你要知道,原仟雪的性質不同其他,她可是殺害了教主!別說讓那些男人輪了她,就是把她大卸八塊都沒什么可說的!”

          “我……”

          元香話沒說完,李沖便叫了起來:“還說什么,她和原仟雪就是一伙的,原仟雪一落網,她馬上就來攻擊我,我看她們兩個早就商量好了,原仟雪做不了教主,現在元香想做教主了!”

          元香徹底怒了,她現在明白被人誣陷的滋味了。

          元香猛地拔出劍來,吼道:“跟我上,殺了他!”

          跟元香關系好的幾人,立馬拔劍,隨元香一起沖向了李沖。

          有些人,本想保護李沖,但轉念一想,不如就這樣讓李沖死了,事后說起,也有底氣——李沖是被魔教的叛黨[不可描述]的,李沖死后,她們再一哄而上拿下元香就好。

          李沖不能做教主,元香也不可能做教主,因為元香現在很有嫌疑。

          但就在元香等人即將刺向李沖的時候,李沖卻是不急不忙,口中念著咒語……

          下一秒,幾根繩子從李沖的懷里飛出,直接綁住了元香等人。

          全身的力氣瞬間流失,甚至她們感覺自己的修為蕩然無存。

          這幾條繩子,當然就是捆仙索。

          這種繩子簡直是寶物,之前綁季語嫣用的,是王沐風給的,后來李沖在來魔教的路上,也在打聽哪里有賣這種繩子的……一打聽,還真有!

          多日為官的李沖,這點錢還是不缺的。

          于是就多買了幾條,沒想到還真派上用場了。

          元香等人的武器掉落一地,人也摔在了地上,捆仙索的動作不停,依舊在捆綁著她們的全身。

          上身,下身捆綁完畢,甚至還在她們的嘴巴上纏了幾圈。

          雖然還能說話,但根本吐字不清。

          幾人躺在地上,掙扎著,痛罵著李沖。

          而李沖始終保持微笑:“還敢刺殺我,見我戳穿了你們的真面目,惱羞成怒了吧?今天晚上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們!”

          除了這件事,回憶暫時取消了。

          李沖把三人帶回了自己的房間,和季語嫣放在了一起。

          現在她們還不知道她們身邊的人就是季語嫣,所以,當李沖慢悠悠地扯下季語嫣臉上的人皮面具時,可想而知她們得震驚成什么樣!

          此刻的季語嫣,滿臉通紅,顯然正在忍受某種東西的折磨,甚至有人躺在了她的身邊,她都不知道。

          元香等人震驚了,原來這個人真的是教主,原仟雪沒有說謊,說謊的是李沖!

          “嗚嗚嗚嗚嗚嗚…………”元香想求救,想告訴外面的人,可惜根本說不出話來,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更多 免費繩藝捆綁調教小說合集 點此品閱

          相關文章

          同好留言

          訪客
          訪客 訪客2021-11-28 15:38:45 | 回復 怎么就沒了
          国产美女裸体无遮挡免费视频,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