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yym8y"></u>
    1. <dd id="yym8y"><optgroup id="yym8y"></optgroup></dd>

          <big id="yym8y"></big>

          ×

          繩藝小說 男m 女王

          調教新世界01 抽簽|繩藝小說

          don don 發表于2021-03-16 10:12:13 瀏覽2561 評論0

          搶沙發發表評論

          本部短篇繩藝小說內故事情節純屬虛構,請勿抬杠!


          chapter.1 抽簽


          一塵不染的馬路草地旁,兩只狗正在赤誠地交配。

          ★[國產]精品捆綁調教視頻 點此購買


          黃的那只是公狗,前爪扒拉在黑色母狗的背上,發出起起伏伏的犬吠;黑色母狗匍匐在草地上,后腿折疊進草地里肌肉繃緊,任憑公狗恣意夯實它們的革命友誼。

          而蘇揚就蹲在不遠處的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切,眼神里既好奇又貪婪。這不能怪蘇揚,說實話,長這么大,蘇揚很少見到這么晴朗的天氣,也很少見到狗這種生物。


          他投胎的命不算好,不是可以生活在三級過濾網包裹里的孩子,自從他出生以來,看到的世界就是滿目瘡痍的,煤炭耗盡,石油枯竭,重度核輻射摧毀了地球的所有大氣層,除非是在三級過濾網包裹的地級市以上,否則連一口新鮮的空氣也呼吸不到。


          蘇揚從小到大沒進過幾次市里,因為沒有城市戶口的話,來市里都要是按小時收費的,政府對此的解釋是為了減少城市過濾網的負擔,用蘇揚爸爸的話說,“減少他仙人板板,吸她娘的一口氣折算下來要一頓飯錢,媽的這是人待的地方?”


          蘇揚爸爸認為城里不是人待的地方,但這并不說明他們住的鄉下就是人待的地方了。


          沒有三級過濾網的保護,空氣之中全是黑色的污染顆粒,普通植物和動物完全無法存活,在這里生活的人幾乎24小時要帶著浸潤式呼吸面罩。所謂浸潤式呼吸面罩,就是一個面膜質感的頭套,不僅能過濾空氣,還能保護臉部皮膚不被空氣中的強腐蝕性顆粒侵蝕。


          但浸潤式面罩東西可絕對不是個好玩意兒,再用蘇揚爸爸的話說,“日他仙人板板喲,每次在路邊看到個身材好的美女,繞到前面一看,都是一張一模一樣的反光膜,嚇的老子一下就軟趴趴了,還是城里好哇,美女如云,還各個長得標致,雖然不是人待的地方,但有機會還是要去城里哩?!?/p>


          當然了,雖然蘇揚爸爸嘴里念叨著活不下去,但其實還是有相當一部分人在城市外面討生活,有問題就會有人去解決問題,而且往往問題越大,里面蘊含的商機也就越大。不少商家為浸潤面罩推出了定制皮膚,喜歡哪個明星,哪個臉型定制一下,戴上去立馬就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你別說,整容的錢都省掉了。


          當時最受女性歡迎的爆款皮膚仿的是一個叫48號的崽,他是上個世紀默默無聞的明星,而且英年早逝,死后百多年才突然爆紅。


          蘇揚訂的面罩也是這款,但他現在沒戴在臉上,只是捏在手里,直直地對著進城路上兩只交配的狗發呆。


          直到一聲呵斥劃破晴空。


          “看看看看看!這可是在城里,你知道你在那愣一秒要多花老娘多少錢嗎?狗日的我怎么生了你這么個東西?喜歡看啥不好喜歡看狗日比?”一只大手從身后揪住了蘇揚的耳朵,瞬間疼得蘇揚眼睛冒起了金星。


          聽到蘇麗的聲音,蘇揚立刻不敢再蹲著了,馬上換了恭敬地跪姿筆直地跪好,當然也不能算筆直吧,畢竟耳朵還被蘇麗揪著懸在半空,整個頭只能像指路牌一樣歪向一邊。


          蘇麗看看蘇揚,又看看那兩只旁若無人的狗,越看越來氣,對著蘇揚的下體就是一腳,“那么喜歡看日比一會抽簽的時候就給我好好抽,抽上了你就不用看了,你自己就能日了知道不?”


          蘇揚痛苦地蜷曲在路上,痛得忍不住大口倒吸涼氣。


          沒等緩過來,蘇麗一巴掌又已經呼了上去,“剛跟你說完,你個敗家玩意還敢這么大口呼吸?你當我的錢是風刮來的嗎?一會被拍到了開罰單的話把你皮扒了都付不起!“


          蘇麗越說越來氣,200斤的胸脯上下抖動,唾沫橫飛了5分鐘,看蘇揚嚇得蜷在地上發抖,蘇麗似乎意識到不管雄性人類再怎么低賤,面前這個好歹也是自己的孩子,于是又把蘇揚扶起來,語重心長地撣了撣他身上的灰塵。


          “蘇揚我跟你說,這些錢啥的我都不跟你計較,今天是你一輩子最重要的機會。你一會要是抽中了生育簽,你知道那意味著什么嗎?意味著我們直接土雞變鳳凰你懂嗎?只要能再生個女兒,咱們一家人就都能拿城市戶口,一輩子正大光明地進城生活;但反過來,你要是抽不中的話,那你就成了個真正的廢物,咱們這輩子都再沒有進城翻身的機會?!?/p>


          真正的廢物這5個字蘇麗說的格外的重,其實蘇揚不太懂這些,他既不想日比,也不知道為什么人比狗還不如,日比要靠抽簽才可以,更不知道為什么日比的抽簽會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機會。


          蘇揚只是個現實的人,他知道不抽簽就會被蘇麗打,而今天是他成年的日子,他不想在成年的日子被蘇麗拳打腳踢,還想著讓蘇麗帶他去看一眼傳說中城里人才吃的“生日蛋糕”長什么樣子,所以他即使想不明白上面那些問題,也知道最好一定要抽中那支簽。


          “蘇揚,你有信心抽中嗎?”朝陽打在蘇麗厚實的肩膀上,只有一絲光透過來給了蘇揚,蘇揚覺得暖暖的,因為蘇麗破天荒地摸了摸蘇揚的頭。


          蘇揚用盡全身力氣喊到,“有!我一定能抽中!”


          蘇揚聲音洪亮,驚起一林飛鳥,群鳥四散飛去,沒飛多久,又紛紛撞在城市的納米過濾網上,直愣愣落回地面。


          2120年,地球環境極度污染,可使用的生存面積不到地球表面積的千分之一。為了爭奪這些日益縮減的可生存空間,人類終于放棄了理智、科學和包容,轉而開始了你死我活的混戰,因為每個人,都想爭取活下去的資源。


          2149年,K國在喜馬拉雅山脈突圍戰中意外戰敗,被戰勝國聯軍踢出了“世界可生存空間規劃會議”,直接失去了最后的生存機會。K國領導人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在高唱K國國歌后,按下核按鈕并飲彈自盡,剎那之間,K國1700枚洲際核導彈齊射,向地球僅剩的綠水藍天恣意傾瀉。


          后來的檔案里顯示,從K國領導人顱內穿過的子彈上刻著一行小字:如果大國崛起時,地球與之共榮;那么大國倒下時,地球亦需陪葬。


          2150年,地球再無一寸凈土,文明水平倒退200年,人口也銳減至5億不滿。


          與此同時,K國的行為令所有幸存者感到震驚。幸存者中有研究指出,雄性荷爾蒙中天然帶有的攻擊性和武斷性是致使人類毀滅至此的禍根,并列舉了各國男性領導人在人類發展史上做出的一系列錯誤決定,研究報告在最后指出,現在唯有女性的母性和博愛能拯救岌岌可危的人類物種。


          2151年,第一支女性反叛軍YMH在亞洲出現,從此一呼百應、摧枯拉朽,2152年,女性反叛軍正式奪取人類領導地位,男性走下社會權力的神壇,徹底淪為女性的附庸。

          自此,新的秩序和規則開始建立。男性人類不再享受公民基本權利和人權,只有為社會孕育了后代的男性人類可以升格為公民,享受各項社會福利,且除非涉及到繁衍,男性的雄性激素和性行為被社會視為暴力和邪惡的本源,必須從頭得到抑制。


          得益于納米技術,人類建立起了可以完整包納一座城市的過濾網,一級城市規劃市民1000萬,7層過濾網包裹,二級城市規劃市民500萬,5層過濾網包裹,三級城市規劃市民100萬,3層過濾網包裹。人類傾其所有資源,在世界上建造了一級城市3座,二級城市11座,三級城市43座。


          但即便如此,所有城市所能容納的人口也不過一億出頭,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還是只能像蘇揚一家這樣,帶著浸潤面具在過濾網之外求生。


          為了控制人口,全社會實行生育權抽簽制,雄性在18歲時有一次抽簽機會,抽中的雄性人可以進入生育市場,供適齡女性挑選。


          挑選實際上只是個話茬,事實上適齡生育的女性也多得很,只要抽到簽了,基本都能被選中,一旦被選中,那就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再也不用被叫做雄性人了,可以堂堂正正地說自己是個男人,可以堂堂正正地日比,就像蘇揚爸爸那樣。但日什么樣的比就沒得選了,就像蘇揚爸爸評價自己的妻子——200斤的蘇麗那樣:“她選我我都一輩子感恩帶德了,還想啥?難道拒絕???那我不是傻憨憨么?就這樣過咯,只能偶爾去路邊看看美女這個樣子,哎,日他仙人板板?!?/p>


          抽簽沒中的雄性就比較慘了,由政府直接化學閹割,而后驅逐出城市之外,每天帶著浸潤面具從事低級的體力勞動,視之如草芥,棄之如蔽履。


          全社會包括蘇麗都很認同這一點,有了地球毀滅的教訓,在新社會看來,雄性這玩意是真TM危險,得嚴加管理和控制。能不用則不用,能少用則少用,保證定量的繁衍能力即可,其余的都扔掉。


          就拿蘇揚的爸爸來說,他當年也是抽到了生育權的,但因為生了兒子,沒生出女兒,導致蘇麗一家人至今只能生活在過濾網之外,因此地位瞬間就跌到了谷底,用蘇揚爸爸自己的話說,“哎,豬狗不如的生活??!豬狗不如!蘇揚你知道什么叫豬狗不如嗎?”


          蘇揚起先不理解,但這次看到那兩只在陽光下恣意、放肆交配的狗之后,終于開始有點懂了。


          從小到大,蘇揚沒有見過爸爸在家里站起來,他的脖子上永遠戴著那款風靡于家庭主婦群體里的電擊項圈,幾乎生不出女兒的雄性都會被戴上一條——只要項圈離地的高度超過妻子的腰,它就會自動放電使佩戴者昏厥,這是為了馴化這部分社會的“累贅”們,他們看妻子永遠是仰視,而妻子看他們,則永遠是俯視。


          蘇揚的爸爸就被馴化的很好,至少在逃跑前是這樣的。


          蘇揚小時候最熟悉的場景就是爸爸拿著碗跪在蘇麗旁邊,蘇麗隨意撥幾顆菜墜到地上,爸爸就用手慌忙地撿到碗里,等裝滿差不多一碗,就開心地跪起來,用膝蓋敲著地板走路,“蹬蹬蹬蹬”,一直蹬到門口,然后一邊把飯塞到嘴里,一邊看著遠處的晚霞。


          蘇揚甚至還不知道爸爸的名字。蘇麗對蘇揚說,廢物不用名字,你喊他廢物、狗日的不就行了,要什么名字?他會不知道這些詞是在喊他嗎?如果你長大了抽不到簽,那你也是廢物,你也不用名字。


          那時蘇揚還小,他撓了撓頭,沒明白其中的道理,他既不明白為什么抽不到簽就是廢物,也不明白為什么廢物就不能有名字,但他知道有樣學樣,對著門口那個跪著的背影喊了句,“廢物?!?/p>


          像有本能反應一樣,那個背影渾身一抖,轉過身來看著蘇揚。在看著蘇揚的眼神里,有疑惑,有驚訝,有萬事萬物,但最后匯集為空洞。


          蘇揚記得很清楚,爸爸把碗扔過來,在離蘇揚只有幾步的地方碎裂,又沖著蘇揚大喊大叫,但卻聽不清他在嚷什么,只看到有液體從爸爸的眼里滾出來,然后他就發瘋似地跑了出去,踉踉蹌蹌地跌了幾個跟頭,甚至能聽到脖子上的項圈發出的電流聲,最后消失在黑夜的盡頭。


          他再也沒有回來。


          那夜黑云隱隱約約地遮住月亮,就像此時黑色的母狗翻身騎到了公狗身上。


          蘇麗拿出一個藍色的無菌袋,有點像醫院里的一次性醫療器械,上面寫著幾個大字“生育權抽簽資格核驗”。


          黑色母狗轉過頭,咬住了黃狗的耳朵,繼續耳鬢廝磨。


          無菌袋拉開,是一條藍色的手環,戴在蘇揚手腕上之后,自動就開了機,機械式的語音隨之開始播放,“雄性,18歲,身體狀態合格,沒有犯罪記錄,剩余抽簽次數1,身份核驗完畢,請前往抽簽處報到……”


          蘇揚站起來又看了那兩條狗一眼,覺得它們此刻擁有了自己從不曾有過的自由。


          “檢測到重心過高,請規范姿勢后前往簽到處報到……檢測到重心過高,請立刻規范姿勢……電擊倒計時……5,4……”手環上的藍色指示燈突然變紅,蘇揚一個激靈,趕緊匍匐著趴好,像狗一樣跟在蘇麗身后,即便如此,還是被電的尖叫起來?!?/p>


          那兩條狗似乎受到了尖叫聲的驚嚇,停止了起伏,四只眼睛緊緊盯著爬行的蘇揚??戳艘粫?,大黃狗首先按奈不住,一個箭步沖向蘇揚,似乎把他也當成了可以起起伏伏的對象。跑近了嗅嗅才發現不是,又悻悻鎩羽而歸。


          但也許在這三只爬行生物的眼中,它們彼此不過都是同類罷了。轉過了一個街角,路上開始變得熱鬧起來,許許多多戴著藍色手環的同類都在一塵不染的路上趕著路爬走。


          他們都是要去抽簽的人。


          (未完待續)

          更多 免費繩藝捆綁調教小說合集 點此品閱

          相關文章

          同好留言

          訪客
          国产美女裸体无遮挡免费视频,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