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yym8y"></u>
    1. <dd id="yym8y"><optgroup id="yym8y"></optgroup></dd>

          <big id="yym8y"></big>

          ×

          繩藝小說

          調教新世界03 氧吧|繩藝小說

          don don 發表于2021-03-16 11:17:45 瀏覽1399 評論0

          搶沙發發表評論

          chapter.3 氧吧


          蘇揚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抽簽處不遠的一處氧咖里。


          這里有必要解釋一下氧咖是什么鬼東西。

          ★[國產]精品捆綁調教視頻 點此購買


          自從地球生靈涂炭后,新鮮空氣已經成了奢侈品,城外的鄉下人巴不得扯著脖子吸一口城里的好空氣,城里的人又覺得全包裹過濾網的效果都被這些動不動進城的累贅們拉低了,巴不得呼吸上更純凈的空氣。


          氧咖就應運而生了。


          在三級過濾網包裹的城市里,人們平時的娛樂活動早已不是點杯酒,搖搖頭,指向閃耀的燈球了,城市女白領們下班后更喜歡來氧咖里點幾袋空氣,兩根氣管插到鼻子里,像個重癥病人似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再有錢一點的,一遍呼吸還要一邊點一位姿色不錯的雄性人給自己按摩。


          讀到這里你可能會覺得,嚯,世界都這樣了,還有心思享受呢?但人類就是這樣神奇的物種,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分化,就會有階級,就會有剝削。


          那句俗話怎么說的來著?不患寡而患不均。


          但話說回來,氧咖里賣的空氣和外面過濾網里的確實不一樣,除了純度更高以外,還可以定制各種氣味,水蜜桃味的,西瓜味的,少男的荷爾蒙汗味的……


          這里要重點說一下少男汗味的空氣包,對于雄性的味道,官方給小朋友的教科書里是這樣寫的:“雄性人類是低賤的物種,他們的荷爾蒙意味著危險、暴力、魯莽,聞到這種味道應該本能的表示厭惡并遠離?!?/p>


          這種說法和百多年前的教科書里講男性應該陽剛,女性應該柔美如出一轍,都是洗腦教育,按理說從小接受這樣的熏陶,高貴的女性絕不應該對聞雄性人的味道感興趣才對,但偏偏各地氧吧里這要命的味道卻很是受歡迎,妙齡少女們都言不由衷地喜歡這味道。


          唯一的問題是,這不合乎道德,如果被人發現一個高貴的女性在吸這玩意,那可是要被千婦所指直接社會性死亡的。


          但道德是什么鬼東西呀?人類創造道德的唯一作用就是證明了本身的虛偽,大部分人都在口頭上遵守道德,然后在私下里僭越道德。


          拿少男汗味的空氣包來說,道德上絕不允許,但暗地里可是賣的暢銷,就和百多年前世界沒毀滅時的sm道具一樣。


          因為拿不到臺面上說,所以買這種空氣包可是大有門道,你不能直接說我要買少男味的空氣,這么說是犯了大忌,一來說明你不要臉,竟然對雄性氣味有好感,簡直是新世界的敗類;二來如果老板搭理你了,那說明老板也不要臉,和縱容犯罪并提供犯罪工具差不多意思,因此這么說大概率會被老板直接拉上黑名單,永不再接待。


          真正想買的人都知道它的黑話,“原味”。你對老板說,“來兩包原味的空氣”,老板立刻就會和你交換一個眼神,馬上心領神會。


          因為正常人不會花錢買原味的空氣,真想吸原味的,直接去外面吸就行了。


          但此刻蘇麗是真的只想買“原味”的空氣,最簡單,沒有味道的那種。


          因為蘇揚被手環電暈后,蘇麗的走后門徹底計劃宣告破產,她既生氣又無處撒氣,眼看著中午抽簽就要開始,只好生生拖著蘇揚走到抽簽處附近,雖說蘇揚瘦弱,蘇麗壯實,這一路也是大汗淋漓,心率狂飆,再不吸氧蘇揚還沒醒自己也要躺下了。


          但蘇麗看了看電子錢包里的余額,實在是捉襟見肘,遂拉著蘇揚拐進了這家氧咖,扯著最大的嗓子朝老板喊出了最慫的話,“老板,來兩包原味的,在這吸,不用包裝?!?/p>


          老板是個窈窕的姑娘,本來彎腰在吧臺里補著妝,聽到這句黑話立馬鉆出來確認,露出頭和手活像一只招財貓,“原味的嗎?您要淡一點的還是濃一點的?”


          蘇麗喘得快要昏厥,渾身的贅肉都泛著紅,哪里有心思猜到這是暗語呀,只當是氧氣的濃度,便不假思索地說,“濃!濃!”


          老板咯咯咯地笑起來,說,“哎呀,您是行家哈,那要不要再點個按摩??!咱們這的少男舔腳服務出了名的好!一個個小雄性水光嫩滑的,咱們這呀,每年許多抽不到簽的廢物閹完了都直接批量送過來的,由我們再精挑細選,保證質量!一個年老色衰的都沒有!”


          蘇麗聽完這話,再環顧四周,這才看到,這家店里的座位原來是大有講究的。


          每張椅子前面都有一個靠腳,靠腳上又連著一個半人高的籠子,所謂的“少男”便要蜷曲在這籠子里,只把頭露出來,吸氧的女性則只需要躺靠在椅子上,然后調節座椅高度,就能控制雙腳離舌頭的距離。


          座椅上有個力度調節器,原理很簡單,一條電線連著服務者的敏感部位,電流變大時,服務者疼痛難忍,自然就會舔得更用力。


          很顯然,這里看似犯了一個邏輯錯誤,按照常理,疼痛難忍是會躲閃、會嚎叫,但并不會舔的更用力的。


          而事實是這里的每一個籠子中的雄性人都會這么做,沒什么科學道理,無數次的訓練形成條件反射罷了,就像蘇揚被手環電了知道立刻趴好,就像蘇揚的爸爸知道頭永遠不能高過蘇麗的腰。


          當世界上的資源只夠一小部分人使用,這個世界就不再講邏輯,而是講實力。


          蘇揚醒過來的時候蘇麗并沒有躺在那舒服得按著摩,事實上蘇揚是被不知道哪里飛來的玻璃杯則砸中了腦門,這才眼冒金星地醒過來的。


          朦朧中他看到蘇麗正在和一個比她小了兩圈的女人撕打在一起,店里的其他顧客已經一哄而散,只剩兩人在店里扭打,以下是她們的對話。


          “日你仙人板板,黑店是不是?一包純空氣賣的比水蜜桃味的還貴10倍?城里人以為鄉下的好欺負是不是?給老子退錢!”蘇麗扯著老板靚麗的頭發,說什么也不撒手。


          “原味!你不是要原味嗎!原味就是這么貴的呀!你懂不懂行呀?”因為體格的差距,老板像被蘇麗拎著的小雞,不斷把一切能夠得到的東西扔向蘇麗。蘇揚應該就是被殃及池魚而扔醒的。


          “原味不他媽就是純氧嗎?你可別把我當傻子耍!你要是以為城外人好欺負,那你可就宰錯人了!”蘇麗不依不饒。


          老板想要解釋,才發現根本不能解釋,這事要真放到明面上來說,她這店可能都要開不下去,一下子比吃了黃連還難受?!澳隳隳恪龃墒遣皇?!氣死我了!我開店這么久,第一次碰到你這樣的城外人!”


          突然,蘇麗和老板同時愣了一下,她們都意識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因此安靜了下來。


          蘇麗犯了這個世界的一個不成文禁忌:絕對不要正大光明承認自己是城外人。


          城外人沒有戶口,相當于這個世界上的黑戶,政府的戶籍記錄上根本沒有這些人,因此城外人消失了沒有人知道,死掉了也沒有人在意。


          一旦你在城里暴露了自己是城外人的身份,危險也就接踵而至。


          讓一個不存在的人消失,然后把她的東西據為己有,沒有任何成本,料誰都不會拒絕。


          比如此刻,老板已經掏出袋子里的遙控器按了幾下,瞬間酒店的窗戶和門已經全部關上,變成了休息中狀態。


          那些蜷曲著的籠子也全被打開,里面的雄性人們聽話地竟像得了令,一下子圍聚過來把蘇麗和蘇揚團團圍住。


          蘇揚剛剛清醒,渾身沒有力氣,蘇麗也雙拳難敵四手,很快都被逼到墻角。


          老板整理好自己的頭發衣裝,重新變得從容起來,“哎呀,早說你是城外來的嘛!城外來的就好辦了?!?/p>


          蘇麗聽到這話,一下子就心慌了,城外人的命比紙薄,今天還見面明天人就沒了是常有的事,只是她以為城里法治且安全,沒想到黑暗其實無處不在。


          “你想怎么辦?大不了摔壞了多少東西我賠你嘛!”蘇麗的聲音明顯軟了下來。


          老板跳著探戈輕盈地飄過來,手溫柔地撫摸過蘇麗的頭發,然后咂了咂嘴,“鄉下人,我跟你明說吧,你賠不起。我要你做另外的事?!?/p>


          老板娘的腳踩在蘇揚頭上,輕蔑的看了他一眼,便把他一腳踢開,繼續說,“我們每天都看著這些低賤的雄性人,但其實,城里人的生活要高級的多,你知不知道城里有一部人有這樣一種愛好,就是她們不喜歡看男性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的樣子,她們更想看天生高貴的女性在自己面前搖尾乞憐?!?/p>


          蘇麗本能地汗毛倒豎起來。她無法想象一個女人竟然會搖尾乞憐。


          老板環顧四周,反復確認沒有別人,從脖子上摸下一把鑰匙插進了吧臺里。


          蘇麗被眼前的場景嚇得顫抖。


          原來吧臺本身也是一個籠子。不過籠子竟是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她的雙手雙腳都被固定,嘴被迫張開,不停地往外滴著口水,籠子里的雄性人至少還都穿著衣服,而她卻是完全的一絲不掛,看起來比雄性人更卑微,原來在蘇麗來之前,老板根本不是在補妝,而是坐在吧臺里享受她的侍奉。


          老板打開了籠子的開關。那個女人像接到了什么指令似的,立刻跪著匍匐過來,像狗一樣開始仔細舔舐老板的鞋子。


          她比面前的雄性們跪的更低,她甚至不看面前是誰,以至于你會覺得即使蘇揚把腳伸過去,她也會毫不猶豫地伸出舌頭。


          看蘇麗目瞪口呆,老板只是指著這個女人淡淡地笑了笑,“哎,你知道的。雄性嘛本來就低賤,但女性嘛天生高貴,卑躬屈膝的雄性好找,要把女人訓練成這樣還真是不容易?!?/p>


          蘇麗怒目圓瞪,一口唾沫噴在老板身上,“你真不要臉!對女人做這種事!”


          老板沒有憤怒,也沒有躲開,只是問了蘇麗一個問題,“你覺得世界上有理所當然嗎?”


          如果雄性能理所當然地跪在女性腳邊,女性又為什么不能呢?


          老板說這話時的語氣有點像久遠的中國歷史里,陳勝吳廣在喊“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雖然剛被踢了一腳,蘇揚竟覺得此刻的老板義正嚴辭,還挺有魅力,至少她問的這個問題,蘇揚想不出任何反駁的答案。


          蘇麗也沒有答案,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她是這個世界的順從者,這個世界設定好了雄性是女性的附庸,她便踏踏實實既定地遵守著,從沒有去思考為什么,也思考不出為什么。


          所以她此刻只好張大了嘴,瞪著老板,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老板見蘇麗的世界觀出現了動搖,眼珠轉的滴溜溜,“蘇麗呀,賠錢就算了,把自己賠給我吧,你既然篤信命,相信雄性天生就低賤,那你現在也該相信自己命不好,沒成為城里人。我現在能讓你一直生活在城里,只要你跪下來,當然要跪的比這些雄性人還低,然后告訴我,愿意放棄尊嚴,愿意被訓練成可以交易的奴隸?!?/p>


          蘇麗不斷地搖著頭,以無所不用其極的話語辱罵著老板,“滾你x的,今天我兒子抽簽,抽到了我就能翻身,你有種放我們去抽完,看我回來弄不弄死你!”


          但蘇揚明顯感覺到,蘇麗這話說完時,控制著他們的其中一個雄性人松開了手。


          老板此刻正哈哈大笑,吩咐手下的雄性人把蘇麗和蘇揚關到后院里,突然間,整個屋子里斷了電,一片漆黑霎時籠罩,黑暗中一雙手拍了拍蘇麗和蘇揚的肩膀。


          一個低沉的男中音在他們耳邊輕聲細語,“跟我來?!?/p>

          (未完待續)

          更多 免費繩藝捆綁調教小說合集 點此品閱

          相關文章

          同好留言

          訪客
          国产美女裸体无遮挡免费视频,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