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yym8y"></u>
    1. <dd id="yym8y"><optgroup id="yym8y"></optgroup></dd>

          <big id="yym8y"></big>

          ×

          繩藝小說

          調教新世界04 我叫47號|繩藝小說

          don don 發表于2021-03-16 11:20:15 瀏覽1475 評論0

          搶沙發發表評論

          chapter.3 "我叫47號"


          救蘇揚和蘇麗的雄性叫47號。


          他之所以叫47號不是我故意安排的,而是他在氧咖里的編號就是47號,至于他叫什么名字,不是我不想告訴大家,實在是我也不知道,很顯然,站在氧咖老板的角度,給這些批量買來的雄性人逐一起名字實在是個麻煩事,還容易記不住,按阿拉伯數字一人領一個就完事了。

          ★[國產]精品捆綁調教視頻 點此購買


          但雄性人畢竟也是人,他們有各種各樣的性格,有的膽怯,有的勇敢,有的貪生怕死,有的正義純良,比如我們的47號,目前看來就是一個不畏強權,心存公道之人,在危急關頭救蘇揚和蘇麗于水火。


          由于氧咖老板為了控制住蘇麗,暫時關閉了店里雄性人身上的電擊項圈,所以47號和蘇麗都是可以直立逃跑的人,但蘇揚不行,他帶著抽簽處核驗身份的藍色手環,因此只能在地上跪爬,這在逃跑時可是個大累贅,于是這三人可能組成了人類逃跑史上比較詭異的一幕:蘇麗和47號一人抓著蘇揚一只胳膊,拖著蘇揚在地上飛奔,還好47號熟知地形,跑的不算太遠就甩掉了追兵,不然可能就算蘇揚抽到了簽,自己也是個廢人了。


          讓我們把視角切回氧咖老板這邊,老板在短暫的停電之后發現兩個活人就這樣在自己面前不翼而飛了,簡直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疇,雖然我們常在電視里看到“大變活人”類似的魔術可以做到如此精彩的操作,但此刻的老板顯然是不想觀看這樣的魔術的,她很快意識到自己引以為傲,自稱訓練有素的雄性人里出了叛徒,意識到這一點讓老板比放跑了蘇麗更惱羞成怒,這很容易理解,好比兩個黑道大哥約了架,打贏打輸倒還是兵家常事,最怕的就是開打前夕小弟們挨個請假,這個說“大哥,家里有事,先走了嗷,以后有事記得喊我”;那個說“大哥,剛接到電話老婆生孩子,我去去就來!”,最后百十人的斗毆只留下兩位大哥面對面蕭瑟的背影,實在是人生中加兩瓶啤酒就能抱頭痛哭的事。


          所以老板面臨人生中這樣蕭瑟的場景,意識到攘外必先安內,于是很快就放棄了追擊蘇麗,轉而開始整肅軍紀。這時候就凸顯出用數字代號標記人的好處了,不用拿個點名冊出來,遇到生僻字還不會念,只要讓大家排成排報數就行,1,2,3,4……不出一分鐘就找出了叛徒47號。誠懇地向大家建議以后給孩子取名字用數字就行,非常方便,朱一,王二,黃三千四百五十六等等。


          老板仔細地回憶了一下這個47號的來歷,生平,以及性格和興趣愛好,然而很不幸,什么也沒想起來,氧咖的訓練就是這樣的,公式化模板,并不在乎進來的是誰,只求出來的人一模一樣,恭敬而聽話,一排恭敬而聽話的人站在你面前,要你分出誰是誰,實在是比唐伯虎點秋香海南,就不要難為老板了。不管怎么著,老板先遠程打開了47號的電擊項圈,人都叛變了,沒理由還讓你在外面自在快活,先電你個七葷八素的再慢慢找你。當然,這么高級的電擊項圈不可能不帶定位功能,找到47號不過只是個時間問題。


          另一邊,47號正和蘇麗在城里鬼鬼祟祟地一路躲避追兵,準確地說應該是兩個人走著,一個人爬著,雖然蘇麗對于一個雄性人和自己并排走著這事很不爽,從小到大她都沒遇上過這樣的屈辱,但畢竟這貨剛救了自己的命,想發作也只能先忍著。就在蘇麗琢磨這茬的時候,像有心靈感應似的,47號脖子上的項圈“嘀嘀嘀”地叫了起來,“訓夫寶項圈已開機,剩余電量79%,監測到佩戴者出現不規范姿勢,一級電流脈沖準備,3,2,1……”


          47號用手不斷撕扯著項圈,想讓上面的電極脫離皮膚,但直到上面那一長串語音說完都沒有成功,被結結實實電了個踉蹌,立刻像蘇揚那樣跪著趴好,不敢再有造次??粗K于不再站在那的47號,蘇麗像個被允許去洗手的強迫癥一樣,胸中一口氣捋順,著實是舒坦了不少。


          用蘇麗的話說,“日她仙人板板,死了也比看這倆廢物在我面前晃來晃去強?!?/p>


          而47號此時已經知曉蘇麗蘇揚是今年要去抽簽的城外人,但蘇麗蘇揚對47號可以說還是一無所知的,只知道這個雄性人莫名其妙地救了自己。按照正常人的考量,這可能會有兩點原因,要么是47號對蘇麗一見鐘情,在危及關頭為了愛情舍生取義,但這很顯然經不起推敲,蘇麗200多斤,也不是城里人,更不是富家女,對雄性人的態度同樣是極其惡劣,委身于她怎么看也不如賣身給老板劃算,至少吃穿不愁,還能每天呼吸新鮮空氣;那要么就是對蘇揚一見鐘情了,這么說貌似還能說的通,畢竟蘇揚年輕,富有活力,古時便有人有龍陽之好,放到現在更是不足為奇。


          于是蘇麗便問跪在地上的47號,“你是不是看上我們家蘇揚啦?”


          47號冷笑一聲,又以常人難以覺察的速度恢復正義狀,唯唯諾諾地答道,“不是,我只是看不慣老板的所作所為,為我觸及不到的自由做一份努力罷了,你們快走吧,我的位置已經暴露了?!?/p>


          蘇麗一聽位置暴露,額頭上剛干的冷汗又下來了,趕緊牽著蘇揚要走,蘇揚卻像腳上長了釘一樣釘在原地,抬頭望著蘇麗說,“他為了救我們將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被抓回去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樣的懲罰,可能就此一命嗚呼也說不定,我們現在就這樣走了,以后的日日夜夜能安心睡得著覺嗎?”


          蘇麗在蘇揚眼里看到了少有的堅定,應該說堅毅也不過分。47號聽到此番言論,也頗有動容,抱住蘇揚說,“得友如此,此生無憾?!?/p>


          蘇麗是個討厭雄性的人,是個貪圖小利的人,但并不是個沒有良心的人,她本來今天是想帶蘇揚來城里抽個簽逆天改命的,但沒想到這一路旅程這么復雜,此刻她也有點累了,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說,“遇上你們這倆掃把星算我倒霉,從長計議一下,看看有沒有什么辦法一起走?!?/p>


          其實說起來,47號不過比蘇揚大了一歲,他是去年到了法定抽簽年齡的雄性人,說起來出身要比蘇揚好一些,因為自己有個姐姐,從小也算是半個城里人,但出身好一點這事在這個社會里實在是沒有用,抽不到生育權,立刻就會被標識為社會的累贅,活著只會浪費空氣和食物。47號顯然就是這樣的人,他時?;貞浧鹉莻€堪稱噩夢的時刻——心臟劇烈地快要跳出胸口,一只手緊緊抓住另一只手才勉強按下了按鈕,結果是一片紅色,四個彪形大妞抬著他進入了一個密閉的小房間,一針扎在他的生殖器上,從此它再也不會勃起。


          他慟哭著向外面的母親和姐姐呼救,但她們只是失望地搖搖頭,甚至沒有再看他一眼。很快地,他和其他沒抽中簽的雄性人被戴上項圈,塞進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集裝箱里,悶熱,惡臭,不知道過了多久,集裝箱門打開,巨大的水柱從天而泄,說是給他們洗澡,實則水面很快沒過了他們的頭頂,活著從集裝箱里爬出來的人才有資格去爭辯這是不是洗澡,沒有爬上來的則永遠沉在里巨大的鐵箱子里,47號爬上去了,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觀賞著他們,臉上洋溢著變態笑容的氧咖老板。


          老板身姿婀娜,似乎并不計較47號是個剛被化學閹割完的雄性,甚至走過來給了他一個擁抱,當然,不只是47號,每一個活著爬上來的都給了一個,老板的眼里飽含淚水,說自己被他們的拼搏精神所感動,要讓他們美美的飽餐一頓。47號差一點就信了這鱷魚的眼淚,直到他被帶進了一個小房間,房間里面有刀子和叉子,還有一個和他一樣的雄性人,他們接到的指令都是,把對方身上那個已經沒有用的東西給吃掉。


          滿臉血污的47號是幸存者中的一員,在自己的人生沒有抽簽之前,他和蘇揚一樣,相信人生是充滿希望的,只要抽到了簽,就能逆天改命,但抽完簽之后,氧咖的老板首先給他上了一課,沒抽到簽的雄性們呀,你們的人生已經和希望二字無緣了,絕對的服從,是茍且活下去的必要法則。


          當然,47號可能悟性比較高,他還額外領悟到了一條,就是這亂世里沒有規則,想要活下去,得比別人更狠一點。


          怪誰呢?能怪誰呢?怪自己沒有抽到簽罷了?!耙悄苤爻橐淮尉秃昧??!?7號常常這么對自己說。


          蘇麗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問47號一個人在那里嘀嘀咕咕什么,還不趕緊來一起想辦法。47號一驚,這才從小差里緩過來,馬上又改換了面孔,積極地參與到討論中去了。


          蘇麗的意思是要一起走可以,但絕對不能帶著47號的項圈,因為這項圈的GPS暴露他們的位置,這意思是要把47號的頭砍下來才罷休,47號聽了倒吸幾口涼氣。


          47號的意思是自己從小出入城里城外,自詡算半個城里人,認識一處地下黑市,能無傷取下項圈來,如果蘇揚愿意的話,甚至能把蘇揚的手環一起也給取下來,就是收費有點不菲,我倆一窮二白是肯定的了,蘇麗你看我救了你命的份上要不就付下錢?


          蘇麗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咬牙切齒之后說出2字,“帶路!”


          由于擔心追兵,這三人是快馬加鞭,跑的跑,爬的爬,不消20分鐘就到了目的地——一間平平無奇的旅館前。


          蘇麗拎著47號就要往里走,說實話,她看那脖子上的項圈就像個定時炸彈那么危險。47號卻轉過身對著蘇揚,說,“蘇揚,你不進來么?”


          蘇揚愣了一下,沒想明白管自己啥事,“你安心去取吧,我在外面望風更保險一點吧?!?/p>


          于是47號又當著蘇麗發出了振聾發聵的一問,“蘇揚,你不想取下手環站起來嗎?”


          蘇揚很顯然沒料到是這樣的問題,還是當著蘇麗的面,事實上他也沒仔細思考過這樣的問題,他跪習慣了,他只會去想“只要我抽到簽了就能站起來”,而不會去想“為什么我生來就要跪著”,所以他很快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不想?!?/p>


          47號差點沒被這答案氣的吐血,轉而面向蘇麗,“我覺得我倆對話更實際一點,你想想,如果你兒子站著去抽簽,別人都是跪著,那你倆這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后臺倍硬,就算他沒抽到,別人動他心里都發毛。恨不得先去查查他母親,他姐姐是誰,那蘇揚就算逃跑都多了三分空間和勝算,你說是不是??!”


          蘇麗覺得47號說的有理,自己這么大費周章地要逆天改命,說白了不也就是爭口氣嘛,于是便招呼蘇揚一起進來,但說來也奇怪,這旅店白天不開燈,大廳里竟是黑漆漆一片,蘇揚和蘇麗一進屋就覺得頭發暈,很快就不省人事了。


          再醒過來的時候,蘇揚和蘇麗發現自己歪七斜八地倒在旅店外的石階上,而47號則已經不見蹤影。兩人互相對視一番,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自己是被下了什么藥。


          這時候還是蘇揚更清醒一些,“說不定他取下了項圈就先走了吧,我們還是趕緊去抽簽把,再折騰下去今天都過完了?!?/p>


          蘇麗點點頭,此時確實沒什么事比抽簽更重要了,但蘇揚走出去沒幾步,一個熟悉的語音響起,這聲音讓蘇麗大叫一聲,面色慘白地愣在原地。


          那個語音是,“訓夫寶項圈已開機,剩余電量58%,監測到佩戴者出現不規范姿勢,一級電流脈沖準備,3,2,1……”


          在蘇揚難以置信的表情中,自己直愣愣地被電倒在了原地,他和蘇麗都剛剛才注意到,原本應該戴在47號脖子上的,現在理應被摘除掉的電擊項圈,完好無損地出現在了自己脖子上。


          蘇麗三步并作兩步走過去,抬起了蘇揚的右手,那個意味著抽簽資格的藍色手環已經不翼而飛。蘇麗差點就要被這景象嚇暈過去,嘴里喃喃不停,“不好了,不好了,上當了!”


          幾乎是玩了命的狂奔,在蘇揚的記憶里,從來沒有見過一個200斤的胖子能跑的這么快,蘇麗拽著蘇揚,像飛一樣朝抽簽處趕去,他們心里都還有一點點僥幸,說不定,還能趕得上,說不定,還有轉機。


          在抽簽處冗長的隊伍里,蘇麗幾乎一眼就認出了正排著隊的47號,她暗自松了口氣,然后一個箭步沖將過去,像扔鐵餅一樣將47號從隊伍里扔了出來,引得排隊的眾人側目。


          47號似乎對此并不意外,他在蘇麗腳邊恭恭敬敬地跪好,摸著摔疼的后腦勺說,“媽,你怎么才來,你旁邊的這個人又是誰?”


          蘇麗和蘇揚都被這番話驚得掉了下巴,蘇揚此刻就算再蠢也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嚷著就要上去廝打,“你個騙子,我們好心好意不拋棄你,你就這么對我?”


          47號一臉無辜,似乎聽不懂蘇揚在說什么,只是一個勁地往蘇麗身后縮,而蘇揚脖子上的項圈也不斷發出警告,“檢測到攻擊性行為,請立刻規范姿勢……”


          蘇麗一時也氣不過,拎著蘇揚和47號去找抽簽處的工作人員,義憤填膺地發表了一番抗議,大意是“諾,這貨搶了我兒子的抽簽手環,快點解下來物歸原主??!不然我們莫名其妙地就抽不了簽了,這是你們很大的工作事故??!”


          工作人員仔細地檢查了手環,表示手環上的DNA特征和佩戴者完全一致,目前的佩戴者就是蘇揚本人無誤,而且生育權抽簽是這個帝國每年最重要的事,抽簽手環也采用的是納米材料,是這個帝國最尖端的科技,一旦戴上確認身份后就不可能再解下來,就算把手砍了,里面的DNA信息也不能置換,所以蘇麗說的搶奪手環實在是他們聞所未聞的事。


          蘇揚這下是真的慌了,切實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卻被明目張膽地否認,他實在想不通這個世界上公理何在,憤怒,憤怒第一次在他18歲的人生中占據了主導,他不再跪著了,他站起來張牙舞爪地大聲質問身前的工作人員,“這是我人生里最重要的轉折點,你們卻只是簡單看一下就否定了我的命運!憑什么!我要去抽簽!放我去抽簽!”


          工作人員顯然被面前這個狂躁的雄性嚇到了,立刻按下了身上的對講機,“報告總部,這里有一只成年雄性進入躁狂期,躁狂程度A級,請求武力壓制?!睂χv機還沒松開,兩名全副武裝的軍警就不知從何方沖來,一發納米網讓蘇揚瞬間失去了行動能力,倒在地上,另一邊又射來兩支鎮定劑,蘇揚甚至還未來得及吐出一個字,便陷入了沉沉的昏睡。


          而此時,47號則示意蘇麗去旁邊的角落里,很顯然有話想對她說。


          蘇麗呆若木雞地跟著47號,她對發生的這一切至今還難以置信,自己竟會被一個19歲的少年玩弄于股掌之間。


          47號率先說話,“蘇麗,哦不,媽媽,我們都很清楚,抽簽是一件逆天改命的事,改你的命,也改我的命。而這一切的前提就是你有一個兒子,而他有資格可以抽簽。至于去抽簽的到底是誰,其實沒那么重要不是嗎?他可以是蘇揚,我也可以是蘇揚?!?/p>


          蘇麗重新審視著面前這個少年,審到一種深不見底的空洞。


          47號,也許應該叫蘇揚則繼續說,“每一晚,這飽受折磨一年來的每一晚我都在想,我怎么就沒抽中呢?我為什么不能再抽一次?當你們說出是進城抽簽的時候,我知道我有機會再抽一次了,我們來做個雙贏的交易吧,忘了那個躺在地上呻吟的人是誰,從現在起,你認可我是你兒子,我也認可你是我母親,這樣我們一榮俱榮,但如果還要鬧下去,最好的結果不過是這個名額作廢,你我都沒有了翻身的機會,這是一損俱損,其中的利害關系相信你能搞得清楚?!?/p>


          一向潑辣的蘇麗只是靜靜地聽著,很難得地一直沒有說話。說實話,她現在殺了面前這個雄性的心都有,但她的腦子里又總有另一個聲音不斷地提醒她,這個雄性說的每一句話,對現在局勢的每一個判斷,都十分正確,且無法反駁。


          蘇麗對蘇揚有感情嗎?答案是肯定有,但再怎么有,蘇揚在蘇麗眼中不過是一條雄性。這就和我們養的寵物狗是一個邏輯,寵物狗我們不少人也視如幾出,看作是自己的孩子,如果有一天莫名其妙的換一只狗給你,說這才是你的狗兒子,你養的那只不是,你肯定暴跳如雷,但如果再加一個限定條件,就是你承認的話,你的后半生便可以從此飛黃騰達,相信不少人就會一改初心了,“和自己的命運比起來,那不過是條狗而已,換哪條不是養呢?”


          蘇麗此刻的內心里正在極度地搖擺,終于,47號加上了他的最后一記籌碼,“我的一個朋友苦心鉆研這套抽簽系統的漏洞,哦,就是幫我換手環的那個人,相信你已經領教到了他的實力,如今他研究出的漏洞還沒有被修復,只要讓我去抽,100%能抽中,那么媽媽,你是選擇一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兒子,還是選擇一個100%成功的陌生人呢?”


          蘇麗望著這個19歲的雄性,而這位雄性也望著她,他們的瞳孔都蔚藍如深海,如果你一頭扎下去,就會看到永無盡頭的黑暗。


          蘇楊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身邊有一個女性矗立著,但不是蘇麗,而是婀娜的氧咖老板,他發現自己身體蜷曲著被所在一個小籠子里,動彈不得,籠子上則連接著巨大的電擊裝置。


          老板上來就結結實實地打了蘇揚一個耳光,說,“47號,你為什么敢背叛我?”


          蘇揚的脖子都差點要被折斷,昏昏沉沉地說,“我不是47號,我是蘇揚?!?/p>


          老板怒火中燒,按下開關,一股電流像劍一樣刺進蘇揚的心臟,“你是誰?”


          蘇揚的牙齒打著牙齒,發出從未有過的顫栗,“我是蘇揚?!?/p>


          老板關燈,拂袖而去。留下一句話,你還沒有學會服從,絕對的服從。


          第二天,老板端著熱氣騰騰的飯食再來,并沒有二話,只是問,“你是誰?”


          蘇楊使勁地夠著鼻子聞,伸著舌頭想舔,奈何近在咫尺,又遠在天邊。蘇揚嘆了口氣,說,“我是……蘇揚?!?/p>


          老板冷哼了一聲,把蘇揚的尿道和肛門都堵上,不讓他自由排泄。又過了兩天,幾乎每時每刻都能聽到籠子里蘇揚的哀嚎,但老板沒有再去。


          第五天,老板什么也沒有帶,只是站到了蘇揚面前。


          門開的那一刻蘇揚仿佛像看到了神明,“放我出去,求你了,放我,我想拉屎,我不是蘇揚了,你說我是誰我就是誰?!?/p>


          老板再次離開。


          第六天,像和尚念經一樣,幾乎氧咖里的每個人都被一句“大悲咒”吵醒,那個籠子里的人,無時無刻都在高聲重復著一句話。


          應該說,他好像似乎只會說這一句話了。


          “我是47號?!?/p>


          (未完待續)

          因為工作又開始忙了起來,以后的章節還沒怎么寫,暫時不保證更新時間~


          更多 免費繩藝捆綁調教小說合集 點此品閱

          相關文章

          同好留言

          訪客
          国产美女裸体无遮挡免费视频,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